博客首页  |  [daaiwj2017]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daaiwj2017  >  未分类
一位贫困山区妇女被计生手术致残后的维权经历

67437

 

请看:一位贫困山区妇女被计生手术致残后的维权经历!
在我们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里“监管制度”为何总是在失败和无效的边缘???
2014114在中央政法委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说“许多案件根本不需要专业的法律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
19994627岁的岳桂平生下女儿(熊丽)第九天即415“珠山镇计生办”的两位工作人员就找上门来登记,并且告知“你们是生的第二胎,必须做绝育手术”(详见证据、恩施州医学鉴定书第三页第十行)。
199958上午7:50分,珠山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一个姓刘、一个姓陈开车将岳桂平一家四口人拉到宣恩县计生站(丈夫熊英福和4岁的熊勇和熊丽)手术是当天下午做的,排前面的一个30多岁的妇女是椒园镇的先做了,我当时十分恐惧,对于这个绝育手术的内容根本就一点也不知道,因为心里十分紧张,早上的饭已做好,就是一点也吃不下去......。我上手术台时,因为是“产褥期”(生过女儿第33天)“恶露未净”所以下身还垫着纸......
下午四点十分手术完后,我一家又被用车送回家。
199959上午10点,我母亲(胡茂香)从椒园镇龙洞村岳家砣带着两个妹妹,就风风火火赶来了,进屋后满脸全是汗水的母亲气喘的很,断断续续的问“为啥这么着急做手术,为啥不和妈商量一下呀!你刚生完孩子身子虚弱,危险着咧!要生病的!我妈的汗水和泪水流了一脸,抱着我哭了起来”!......
我对母亲说:“不是我着急做手术!是计生站的上门催的紧!”我问他们说:“能不能缓些时间做手术?这两个人都说:“不行我俩也没这个权答应你”!再说医院的手术准备都做完了”。
我妈听完后流着泪对我说:孩子!女人的产前、产后这段时间是过“鬼门关啊!”俗话说:“男人修得车前马后,女人修得产前产后,你妈我一共生了六胎,只活了你们姐妹三个。(在我家(桂平)我是长女......”。大妹桂松、二妹桂芝)。
我母亲很不放心我的这次手术、就在我家连住了五天,见我不发烧,也不耽误吃饭,“时缓时急的疼痛”都认为是手术后的症状,整个一家人都没有对这次手术抱有“恶意和猜测”!!谁知手术后第九天我突然腹部疼的厉害,“倒在地上打滚,腹部阵阵剧痛,头上有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我丈夫见状赶紧又告诉了我母亲,我母亲赶来后见我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就哭了起来,心里知道这是在“坐月子”时留下了病根,摊上事了......。最可怕的是女儿熊丽的奶水也不够吃了,再买来奶粉应对时,孩子并不适应奶粉喂养,经常半夜里饿得哭叫,年仅27岁的岳桂平就这样陷进这次手术后引起的痛苦深渊。亲友和村民也都来慰问和劝说,但是谁也没办法来帮助解决!也没有理由和手术联系......全都知道这是“绝育手术”后引起的腹痛。
宣恩县是国家级“贫困县”那我“娘家”就是典型的“贫困户”!父亲岳久成常年有病,大妹岳桂松被称作“二世人”只因为小时候有病“死过去很长时间,又缓过来的”。晚上谁也不愿意和她挨着睡觉,小妹岳桂芝先天性心脏病,一点力气也没有,干一点活就气上不来,喘的很,家里的田已经荒废了几年......,就这样我母亲“胡茂香”为了唯一身体好的大女儿为了外孙女,自19996月至200410月开始不顾风雨徒步往返六十里山路(珠山镇七里桥村一椒园镇岳家砣)咬着牙操持这两个家,并且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可怜的胡茂香从此就一天也没有过过好日子......反因我的手术腹痛之故连累病之故(在2008年元月19日劳累成疾而亡故,年仅56岁)。
母亲在照顾我和孩子的同时,是让我丈夫外出打工维持生活,长时间的反复疼痛已经没有规律,只是疼起来就赶紧吃药控制为了治我的病、母亲不顾风雨跑遍了附近各个村、镇,四处寻医找药,一位老中医在为我把脉后又不见发热,疼的状况又很可怕,都晃着头说在另请高明吧!
我找宣恩县计生服务站看病检查已经不知来过多少次了,可就是查不出腹痛的原因,据有案可查就有四次,详见证据“恩施医学鉴定书[2008]14号”恩施计生办在2004920日和200586日做过免费(三查)并没见到原始记录,在岳桂平手里确有一张2005316日的县计生站医疗病历上写腹疼原因“是肠炎”......200669日计生站B超检查的腹痛原因是“宫颈内膜炎”大夫杨昌余的诊断是阑尾炎,和胆囊炎。最后在2006614日收住院时以上的多种炎症就不治而愈了,改为银夹异位。
现在说一下这个“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的”资质!2001年经县卫生局批准获《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0027月经县劳动局和社会保障局批准定为《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点医疗机构》从简介上看“宣恩县计生服务站”还是1996年获得“全国计划生育科学技术先进集体”“全国计划生育质量管理活动先进单位”“全国质量信得过班组”全省计划生育系统先进集体“十佳服务站”“全省避孕药具管理先进单位”“全州计划生育工作先进单位”“县级文明单位”“政治思想先进单位”九项桂冠,即使是有“这么多的”荣誉有这么先进技术的好单位“再给岳桂平做绝育手术时,和200669日“强行”收岳桂平住院治“银夹移位行为的表现”能看出什么?能暴露什么?请往下细看......
199958记录有岳桂平在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里的“输卵管结扎记录表”中清楚显示岳桂平、27岁、珠山镇七里桥村1组手术者体格营养状况“中等”正直“产褥期”生产女儿后33天,体温37.4℃,脉搏82/分,在术中情况栏里的,“五个打印的常规手术项目后面用手写的方式写着“改良式银夹法”手术经过顺利,于514检查切口愈合(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公章记录人杨萍)就是这个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的“输卵管结扎手术记录表”里泄漏本案的全部“医患”之间的纠结点和问题的关键所在!!!
首先我们要关注以下几个专用名词!
一、产褥期?哺乳期?产后期?婴儿期?
二、再看一下“产褥期的十大禁忌(百姓俗称的月子期)是6—8周里的十大禁忌!(详见百度网)
三、看一下27岁的农村妇女岳桂平、适合不适合以下“四个专为妇女制定的专项法律”保护,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是“全国计划生育科学技术先进单位、全国计划生育质量管理活动先进单位、全国质量信得过班组”。
那你就给解释一下:
199958岳桂平银夹绝育术后、应不应该分期为体内的银夹做“定位”检查?岳桂平因腹痛有记录显示的去过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里检查有四次,为什么在白血球指数平稳、体温正常时、在病历上出现肠炎、阑尾炎、胆囊炎、子宫内膜炎、三天后都能不治自愈?详见证据、2006692006614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里的B超大夫和杨昌余大夫的诊断记录!!(详见证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第一章.(一)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在推行计划生育工作中、应当严格依法行政、文明执法、不得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
第三章十九条.实行计划生育、以避孕为主,国家创造条件,保障公民知情选择适宜的避孕、节育措施、实施避孕节育术应当保证手术者的安全!
第四章二十六条.妇女怀孕、生育和哺乳期间、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享受特殊的劳动保护、并且可以获得帮助和补偿。第五章三十条、国家建立婚前、保健和“孕产期保健制度”!
199958是岳桂平产后的第33天,正是产后的产褥期(百姓俗称的月子期6—8周)在上手术台时前手术大夫清楚看见岳桂平“产褥期”恶露未净,下身还垫着纸!
岳桂平在“产褥期”更由于贫困和营养不良的困扰使体内生殖系统在产后恢复的很慢,整个“免疫系统”又处在极为低下的时候,此时此刻正应该卧床休养避免外界一切刺激!岳桂平还正处于“产后”的“哺乳期”担负着保障“婴儿期”的女儿有充足的母乳喂养......。该不该在这时侯给岳桂平做绝育手术、岳桂平只有二年级小学文化、对医疗和绝育内容是全然不知。
自从绝育手术后就开始吃药,控制腹部时缓时急的疼痛,紧接着就是喂养女儿熊丽的奶水逐渐也没了,没有了母乳喂养!!孩子没奶吃,奶粉不适应,后果十分悲惨,整夜哭叫不停!......无辜可怜的岳桂平一家就开始陷进这痛苦的泥坑,49岁的母亲(胡茂香)也开始身心憔悴的往返七里桥和岳家砣的两个“家”.......
详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孕产期保健第三章十四条.医疗保健机构,应当为育龄妇女和孕产妇提供孕产期保健服务。第二十四条.医疗保健机构为产妇提供科学育儿合理营养和母乳喂养的指导。此时,岳桂平正值“产褥期......。”
详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中,必须明确妇女的六大利益、依法得到保障!“由于女性特殊的生理特点,其承担着人类再生产的特殊使命”,在其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需要受到特殊保护,禁止歧视、虐待、遗弃、残害妇女。详见: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七章、第五十一条国家实行婚前保健,孕产期保健制度,发展母婴保健事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保障妇女享有计划生育技术服务,提高妇女生殖健康水平“公民履行了计划生育的义务、同时也有权利享受国家提供的安全而有效的计划生育技术服务。”
第五十三条:妇女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可以向妇女组织投诉、详见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那么199958日,岳桂平正值“产褥期”强行做绝育手术合适吗???
200668岳桂平为什么放弃了去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做检查腹部疼痛的机会,是因为已经多次到宣恩县计生站里检查,根本就没有给出过解决腹痛的有效办法,更没查出原因!因为2005316200586的检查结果是“肠炎”,给开了点消炎药和止痛药就完事”。岳桂平就决定先去宣恩县人民医院做检查。接诊的大夫详细问疼痛病史、已有多年,并不见有炎症和发热的现象,首先考虑到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神经痛”!就询问岳桂平、“你得过什么病吗?还是做过什么手术吗”?岳桂平如实回答:“身体虽瘦但没什么毛病,只是在7年前做过“银夹法绝育手术”大夫听了就立即给岳桂平开了“X线检查单”“经X线检查单”和片子出来后大夫认真的说:“你右上腹有金属异物,这就是你疼痛的基本原因。”岳桂平听了以后终于明白了,眼泪也流了下来,一句话也没说,站了起来勉强和大夫打了招呼就走出县人民医院。200668晚上七里桥村的亲友和村民都来看望岳桂平,大家听完检查结果就七嘴八舌的说这回可找到病根了!就是这个绝育手术造成了岳桂平这7年多腹疼折磨的后果。让大家都清楚的知道了、是绝育手术后留下的病根,不能劳动、不能正常生活。也直接拖累了母亲(胡茂香)这五年来的辛苦奔波照顾,大家认为疼痛的原因找到了也可以彻底解除这种痛苦的折磨了......
岳桂平在家想了很久,始终也想不通......为什么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的多次检查总是查不出病因呢?揣着“宣恩县人民医院”的X线报告单和医院诊断书,于69日下午又一次来到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做个“检查”......。看效果如何?探个究竟!
200669下午2点,岳桂平到了宣恩县计生站里就诊、经过B超检查后主治大夫杨昌余在病历上清楚写着“患者七年前,结扎术后出现在右下腹疼痛为间断性疼痛、右上腹近半年来出现疼痛为持续性疼痛,近半月来加重。T37℃腹平软、右下腹压痛明显,无反跳痛.....。辅助检查:B超提示胆囊炎、子宫内膜炎、宫颈肥大、左侧附件增粗(详见证据)
诊断:阑尾炎、胆囊炎?
治疗处理:收住院治疗
2006691510
签字医师:杨昌余
岳桂平面对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的B超检查、和大夫诊断住院治疗,心里十分明白了。这里不排除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已经知道岳桂平在县人民医院的X线检查内容,岳桂平故意回答说:“住院可以我得回家张罗一下钱安排好家里的两个孩子上学”......
岳桂平回到家里就对家里所有人说了,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的检查结果和县人民医院的X线检查结果严重不符!谁是真?谁是假?为了弄清病因和判断双方的意见结果,岳桂平决定再去一趟恩施州......。面对瘫痪在床的母亲、和两个刚上学的孩子、为了以后的生活......。岳桂平急着连夜就搭车去往恩施州。在2006610日恩施州中心医院的X线报告单和X线照片出来印证了宣恩县人民医院的X线检查和诊断是“准确无误”,那么69日的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的B超检查和杨昌余的诊断是怎么回事??这是一般的事故吗?岳桂平眼前一片黑色的茫然,怎么办??只有两年文化的岳桂平、心里十分不安起来。
2006612恩施州中心医院给岳桂平写下了治疗诊断、仍然是“银夹异位”。2006614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见我拿出宣恩县人民医院和恩施州中心医院的X线报告单和诊断证明就赶紧开会研究,经站长宋铭同意,由大夫“谭家鹏”签字开了住院“许可证”费用栏目里根本没提住院收费的事,只是写着记账二字。诊断:改为:“银夹移位”。
在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里,前一个月是住院观察为手术做准备,在腹痛发作时曾打了十多天吊针,后来就是一见发病疼痛时,大夫就让护士发药、控制。并不见有任何积极组织治疗的迹象就是这个享有“全国先进集体的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已经丧失了“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丧失了百姓的公信,丧失了做为人的基本底线!故意折磨我五个整月,既不让转院外出医治,又不给我做移位银夹摘除,只是在我病痛发作时发给止痛药控制!他清楚的知道我家没钱治病!
可我的家是又一群“病秧子”病父亲和两个病妹妹和瘫痪在床的母亲,两个刚上学的孩子,丈夫也停下外出打工的机会给做三顿饭,带两个小孩......。岳桂平此时心如火焚,怒气冲天,在质问计划生育服务站啥时给做摘除银灰手术时,主治大夫谭家鹏公开对我说“手术暂时不能给你做”,你也可以出院了,愿去哪,哪去吧?于20061121日给我办了出站卡赶我出院,就这样我又在宣恩县计生服务站故意隐瞒真相和折磨我五个整月!!!这就是国家级的信得过单位!
这里要问一下站长宋铭知道这些处理吗?此事真相已经让银夹异位的事实查清以后,为何还不积极做手术摘除?
“宣恩县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知道吗?在2006114日珠山镇七里桥村、妇女主任田忠群根据我多年来因病不能劳动的实际情况为了我开了证明。在2006年11月6日七里桥村委会也如实的为我从1999年自感身体不好一直无法劳动,这么多年已基本丧失劳动力,特此证明。
200611月18日,由杨秀云卓光银、李维贵等村民也为我二胎手术后经常腹痛一直靠吃药维持,开了证明,(详见证据)。
我被这个“国家级的先进集体”用流氓手段又软禁了我五个多月,最后是仍不给治疗将我赶出“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
岳桂平腹部疼痛原因找到了,是“银夹脱落异位于上腹部第十一根肋骨处”,可是岳桂平住了五个多月院,不但疼痛未减,移位的银夹仍在上腹部的事实让七里桥村里的百姓纷纷都为岳桂平困难的处境担忧,大家愤愤的说去法院告他们,又纷纷为岳桂平捐钱去恩施州去做鉴定,拿掉银夹,打官司,岳桂平回忆当时的状况,泪流满面的说,“2006年一整年的折腾,该借钱的地方都借遍了,有几家亲属已经是多次重复借钱了”,岳桂平望着累的瘫痪在床的母亲和两个病妹妹,对母亲哭着说,“我相信党,相信国家和政府一定能还给我岳桂平一个公道”,安顿好两个上学的孩子。开始到宣恩县政府控告!!经县政府和县计生局研究后订下去恩施州做个“医疗事故鉴定”,然后再取银夹。
20061120岳桂平和丈夫熊英福一起到了恩施州人口和计生局,局长高德运安排好到“湖北民族学院附属医院”做鉴定,岳桂平说我在610来过恩施中心医院检查的,是否可再恩施州中心医院做鉴定,高德运立刻发脾气威胁我说:“你到那都行,造成后果和后遗症我们不管...
20061124医生袁超燕联系了X线摄影,挂的是“急诊”,X线摄影片子和报告单都出来了,详见证据,“右上腹第11根肋及盆腔内分别几段系状高致密影”,诊断:“右上腹及盆腔内高密度异物”。报告医师孙海燕。和6个月之前宣恩县人民医院的X线摄像片子一致。我的主治大夫陈远征,表示主张观察几天后,再做鉴定。可是这个袁超燕大夫上蹿下跳的胡说银夹移动快碰到心脏了,“现在有生命危险,要先做手术,后做鉴定吧!不然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第二天突然不由分说就给我麻醉了,推进手术室,于上午935分做了手术,详见证据:手术记录第六项“于左上腹再次穿刺插入手术器械,于大网膜取出一枚银夹”这个“左上腹穿刺取出银夹”是配合袁超燕说的“银夹移动快到心脏”,而故意做的,借有“生命危险”故意做的假手术就是这个袁超燕和恩施州计划生育局的高德运局长是亲戚!丧心病狂的袁超燕为了造假!抢做“鉴定前”将我身上的银夹取下,企图消灭证据!袁超燕和串通开刀大夫谭庆丰一共在我腹部两个病灶共做个四个创孔,这是医生吗!这就是魔鬼!!!这还能“为人民服务”吗?
2006123护士突然通知我出院,我问“陈大夫知道吗”病房护士说:“你已经办完出院手续,陈大夫知不知道我不清楚”!我找陈大夫问起出院一事,陈大夫说“不知道”,“出院手续是袁超燕都给你办完了”,现在你就可以收拾东西走了,一切费用和你没关系,我追问他们鉴定怎么没做!就赶我出院,袁超燕说“是高德运局长让办的”你找高德运局长去问吧!我和丈夫又气又急,找到了住院处一问果然是袁超燕没经过我就将出院手续办完,连签字都没用我们签字!!!
我继续去恩施州计生局追问局长高德运,高德运说银夹已经取出来了,你现在身上已经没事了,我已给宣恩县县计生站打了电话,“鉴定做不做没关系”你可以去找县计生站,该赔的赔,该补的补。“就这样没做鉴定,银夹已经取出”。
我和丈夫回到宣恩县去计生局一连二十三天都没见到朱清华局长上班,他是故意躲起来了,我没办法就和县计生局附近住的人说:你帮助我一下,我连续二十多天没见到朱局长,你给我看着点见到朱局长上班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此人同意。
我身上的银夹已取出,可是疼痛并没有解除,我坚决要求恢复健康,参加劳动和生活!2007年元月9日我终于见到朱清华局长,他二话没说就直接让我找政府,政府让我找计生局,来回推诿了一个月!!!2007年宣恩县政府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夏局长记代表宣恩县对我讲:“你银夹已经取出,事情就算完结了,看病的钱也给你全部报销了,现在给你五万元钱作为补偿,你如果同意你就签字,你不同意你就算了吧......
这个“脱落的银夹折磨了我整整七年”,614日县计生站又将我软禁在站里耽误和继续折磨我五个多月,所有参与和知道这件事的“宣恩县政府干部和机关人员”和医务人员都将我视为“敌人”统一口径协同作战来对付我这个只有两年文化的“农村妇女”!自199958日,我被绝育手术致残后的七年多,是痛苦的七年多,也是不敢回忆的七年多,当年我只有27岁,就无辜的陷进这痛苦的深渊,我的母亲为了她的女儿也忧患成疾瘫痪在床上,娘家为了我这个“唯一身体好的”“长女”的七年多疼痛处境已经将家里所有值钱的都变卖治病了,可怜的母亲吃饭都吃不饱,根本就没有钱来买药来治病,现在只能躺在床上硬挺......
200668我去县人民医院检察X线,后是我“左侧输卵管的银夹脱落,异位于右上腹第十一肋大网处”是致使被痛苦的折磨七年多的事实,也是无可争议的客观存在”,在宣恩县珠山镇七里桥村中传开了,大家共同的话题是七年多的痛苦是难免了,这回是县计生站得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给予赔偿补偿相关的损失,并且给予安慰和道歉!
瘫痪在身的胡茂香眼睛也一亮,心里清楚的知道大女儿的病根找到了,也能彻底的根治了病痛,就让大家把她扶坐了起来,可怜的胡茂香,可怜的岳桂平。根本不知道宣恩县政府、宣恩县计生局珠山镇计生局根本不把“党纪国法”放在心上,根本不顾及绝育手术给岳桂平这些年造成的痛苦的真实所在!反而上下串通企图用隐瞒和欺骗将此事大化小,小化了一次性处理掉。由宣恩县政府夏局长,和珠山镇秦镇长的话里就能得出结果,县政法委公安局夏局长代表宣恩县政府说:“事就是这样了,经领导研究决定,一次赔偿你五万元钱,同意你就签字领钱,不同意就算了!”
珠山镇秦镇长说:“你把这些年的看病吃药票子找齐,一次给报销。现在政府补偿你五万元钱就得了,银夹已经取出来你还想咋地?”言外之意是你还想讹政府吗?
岳桂平听完眼泪流了下来,都不知咋走回家的,望着患病瘫在床的母亲,望着一贫如洗的家,整整哭了一天。岳桂平的丈夫熊英福是身兼木工和瓦工两项全能的技工,在外出打工时收益是十分可观的,在这7年中为了孩子、为了妻子,已经耽误了很长的时间,几乎没能出去打工挣钱。
岳桂平娘家四口全是病秧子,为了保住岳桂平治病,曾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卖掉,包括十亩山材补偿款。母亲是劳累过度又吃不好睡不着活活累瘫痪的,是宣恩县里最贫困户......七年多的“银夹移位”导致的腹痛、又让岳桂平不能正常劳动生活,还连累丈夫不能出去打工,这个事实可去当地调查,也可咨询珠山镇派出所所长雷志玮电话:18671862634,详见:熊英福家“扶贫手册”由雷所长帮扶脱贫。我去找宣恩县政府领导经研究给你五万元补偿,同意你就签字,不同意就算了。“银夹已经去处,你还想打算咋的,这两句话就是宣恩政府给岳桂平被绝育手术致残七年的总结”。
岳桂平哭了十多天,最后决定到恩施州上访、申诉......
20074月岳桂平夫妻买了些营养品和药品去岳家砣子看父亲、母亲一进屋里就看见母亲哭的红肿的眼睛......父亲岳久成说“你的事和政府的态度你妈都知道了”。这老夫妻自怨自艾地说:“老了没能耐,不能帮助孩子们了”老两口说完眼睛淌着眼泪流露出绝望的目光。岳桂平此时心如刀绞,恨自己不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和他们拼了!
如果说:岳桂平恨透了宣恩县里全部参与本案人,是故意隐瞒真相,逃避追责,拒绝赔偿。如果:恩施州政府和湖北省政府、还能“尊重事实”“秉公执法”,这就是岳桂平心里一直往上找的信念!!可怜的、无辜的岳桂平就不会流落到北京成了乞丐!!包括市、省两级医学会的鉴定、都是在偷换概念、隐瞒事实。为了逃避负责而故意利用权力在作假。残酷的事实下来,让岳桂平大吃一惊!
岳桂平一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为什么岳桂平的事没有人站出来为岳桂平主持正义呢?宣恩县计生站已经丧尽天良,没有了人性,面对这个只有两年文化的农村妇女公开造假、互相包庇企图蒙蔽过关!!湖北省恩施州宣恩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和县计生站之间有一个机构!挂牌为“宣恩县卫生计生综合监法执法局”里,为什么没一个人站出来为岳桂平一案!主持公道??
201669,宣恩县计生办为岳桂平以子宫内膜炎、阑尾炎、胆囊炎收治住院,岳桂平就证实了是一个骗局!这个医疗站是在制造一个“舆论”。是企图偷换概念,伺机做手术偷偷摘掉“银夹”。于2006610又去恩施州中心医院重做了X线检查。岳桂平为了证实银夹位置内容一致后,在同宣恩县人民医院的X线报告单的出示。7、宣恩县计生办,立即将收站住内容立即改为“银夹移位”,那么你把岳桂平收住站159天都干了什么?想干什么?怎样向社会解释!20061113由计生站的宋铭和县计生局的朱清华突然让岳桂平填上这张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鉴定表”和医疗事故鉴定你们是想干什么?“详见证据”。作不作鉴定是你们内部的事,和折磨我七整年的“银夹移位”是假的吗?
在本人申报原因栏里,岳桂平清楚填着自“1999年施行结扎手术后半年,开始出院腹痛、腰痛等症状,一直持续至今,不能正常生活和劳动,四处吃药无效”,其中在宣恩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岳桂平有四次记录的腰腹痛,检察查腰痛的检查结果就是草率行医,检查后果不是肠炎就是子宫膜炎、阑尾炎、胆囊炎.......其中200668日的岳桂平已经在宣恩县人民医院检查出“银夹脱落是致病的原因”,为何在计生站里,B超检查及杨昌余大夫的诊断还能做出子宫内膜炎、阑尾炎、胆囊炎!!5天后不治而愈,是怎么回事,这个宣恩县计生站为何不在199958日给岳桂平在“银夹手术”后定期跟踪做“定位检查”确保其安全和有效性?一直疼痛了七年多,现在做“并发症鉴定”,并且为了模糊概念改写为“远期手术并发症”的真实目的,写成七年后才疼痛,才发病的,企图隐瞒这七年的病苦折磨!!!
20061124,在“恩施医专附属医院做X线检查时”,岳桂平在上腹部银夹仍然和六个月之前的“县人民医院”的68和“恩施中心医院”的610X线拍片位置一致!并没有丝毫的移动现像,岳桂平为何不先做鉴定,恩施医师附属医院于20061125匆忙的在上午935分就给岳桂平做腹腔下腹腔异物取出的手术中两个病灶做了四个创孔目地是什么???
在岳桂平左上腹做了一个创孔,是该怎么解释??这个袁超燕为什么私自给岳桂平办了出院手续,提前赶岳桂平出院,为什么不做“医疗事故鉴定”和“并发症鉴定”??恩施州计生局长高德运和大夫袁起燕究竟是什么关系??目的是干什么?
200612420071月宣恩县计生局朱清华哪里去了,为什么20多天不见人影,不接待,不处理,银夹已经取出的岳桂平一切后事,该有谁来处理!20072月朱清华将岳桂平的事推给宣恩县政府,你这个计生局长,明知道没有给岳桂平做“医疗事故鉴定”也没做“并发症答复”让岳桂平怎么办?你这个局长是什么行为??
宣恩县政法委夏书记公开对岳桂平说经过研究补偿你五万元钱,同意你就签字,不同意你就算了!
宣恩县珠山镇秦镇长,也一个口气的说岳桂平可把这些年的吃药票据找到一起给你报销了,你腹中银夹已经取出来了,你还想叫什么样!!
以上这些就是湖北省恩施州和宣恩县珠山镇计生站、宣恩县计生站参与岳桂平一案的所有人的真实态度,请大家看岳桂平一家自199958日做银夹手术后痛苦历程!
199959,岳桂平的母亲就整日没离开过岳桂平的家,岳桂平腹部疼痛起来,躺在地上打滚,翻个身都不行,每当给孩子喂奶就疼痛的没办法,赶紧吃药控制,奶水在511以后就逐渐没有了,买来的奶粉孩子不适应,整天整宿的哭闹,岳桂平的母亲“胡茂香”在1999年只有49岁,生育6胎,只剩下桂平、桂松、桂芝、“桂松”被当地称为“二世人”即在小的时候因有病,曾经死过一段时间,后来又缓过来了,晚上睡觉都不肯挨着她,桂芝最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点力气活也不能干,父亲岳久成因家庭困难,无钱治病就患了各种老年病,几亩种粮田都不能照顾了,详情可见证据,胡茂香得知大女儿岳桂平在“月子里被拉出去做了绝育手术”的不祥之兆,就干脆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在大女儿桂平和外孙“熊丽”身上开始从岳家砣到珠山镇的七里桥不管刮风下雨往返六十里山路走了五整年!这就是“贫困”的主要原因。胡茂香深知家里贫困舍不得吃喝,连有病买药都不肯花钱,一开始是“身心憔悴”的劳累着,在病瘫在床后的20067月知道了大女儿岳桂平是绝育术后银夹脱落而致,气得三天没吃喝,精神上的疲惫,加上身体上的忧愤成疾终于病倒在床,于2008年元月19日,在贫困中病亡!只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